z;

Home

冬雨遊民                  劉學武 (甲魚)

 

推車被五花大綁   密密實實綁著家當   這些天都擁在這裡    一車一戶  沒有門牌  自成村落   他們是脫離房屋枷鎖的一群    在都市放牧  今夜紮營在這裡    放牧的是自己    只把睡床放在這裡    昨夜冬雨    狂風枯葉不經門窗在床前打旋    薄薄的紙盒    抗著霜露冬雨    他卻枕在厚厚的地球上失眠    以三十六度的體溫    探索地心的深度    在斷夢中迷路    高樓直立    擎著千萬隻淚窗     茫茫雨霧    迷糊了眼睛    他似乎聽到在遙遠的地方    傳來顏回的一瓢音

2016-1-15 LA  甲魚

後記: 2016年元旦過後久旱的洛城下起雨來  到韓國城途經市府斯匹靈大道兩旁堆立著超市的手推車滿載著破舊的衣被紙盒膠布 都被綑綁著佇立在那

 

 

"咖啡白瓷杯"

 

甲魚
 

 
咖啡在白瓷杯中
 
如眼睛的黑眸
 
注視着往來的旅者,
香氣襲向四方
 
濃可掛杯,
 
苦可掛腸,
飄泊的人呀!  
 
還要走到何方?
黑濃的咖啡, 
 
有人說她黑如魔鬼的眼淚,
幽引着孤獨的旅者,  
 
徬徨在這異鄉的街頭,
這天風也如訴雨也如泣,
 
吻乾白瓷杯中將冷却的淚痕,
更苦了心中的哀愁;
 
還要飄泊
 
墮入無月的曠野,
墨黑如松煙四起,
 
化入夜霧,
 
注向江河,
 
在大地奔流,
那莫非是懷素、張旭在揮毫?
 
千古遺音 - 一瞬間浪淘沙!
旅人已不知去向,
 
只有白瓷咖啡杯知道!

 
(2016-1-29 LA  甲魚愛咖啡  )

 
好詩! -- 今之古人 評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