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管子/荀子>    煩勞  台語音 huan2 lou4   北京漢語煩 惱也』  

 

        管子(管仲, 約725BC - 645BC): "身無煩勞而分職"

        荀子(313 BC-238 BC)曰: "為公匠農賈, 則常煩勞o"

        以上2, 都是河洛漢語著作, 不是北京漢語作品, 句中河洛漢語 煩勞”, 讀成 huan2 lou3, 其字義是 "勞心勞力, 憂煩也"

        管子和荀子2人都說河洛漢語, 他們當然不會北京漢語! 北京漢語不用"煩勞”一詞!    

       今日, 沒有一位通河洛漢語的台灣人, 不會說 "煩勞”一詞"!

        尤其家境欠佳者, 終日 "煩勞”huan lou4, 也是難免之事也!